或多或少,人们总会有孤独的日子。

这样的日子里呢,就会有人很怅然,幽冥文人群里的大佬常在这种状态下疯狂码字。

据说有奇效。

苏轼:我一孤独我就想弟弟,我一想弟弟我就有输出。想弟弟就想但愿人长久,想弟弟就想与君世世为兄弟,更结来生未了因。

白居易:我一孤独我就去睡觉,我一睡觉就能梦见微之,梦见微之我就有输出。

元稹(字微之) :啊,可惜我唯梦闲人不梦君。

白居易:没关系的微之!我造你是爱我的!

元稹:乐天!

白居易:微之!

苏轼:啊,令人羡慕的兄弟情啊。
苏辙:???

李白:不是,正确的思路不应该是去喝酒吗,你孤独你去喝酒啊,喝嗨了肯定有输出。

杜甫: ….没钱。

李白:没钱你花我的啊。

杜甫:???

杜甫:你的花完了你不还是要花我的,有什么区别吗!

辛弃疾:但总有些夜里,你找不到人喝酒,也没有思念的人了。

曹操(一拍大腿) :是的啊!

曹丕: ……

曹操:丕儿你这是什么眼神?
曹植:我哥的意思可能是说,老爹你还有脸说,你还不都是白己作的。

曹丕:我不是!我没有!别瞎说!

曹操:呵呵。

群成员曹操,曹丕,曹植下线了。

那天各位大佬纷纷唏嘘,即使是李白这种喝酒派也难免对孤独失去抵抗。

毕竟柳永现身说法:今宵酒醒何处,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

你总是要醒的,醒了就拔剑四顾心茫然。

那些陈年的壮志随时会散,离开的人可能一生都不能再见。

逝者如斯夫,会有谁在今后的日子里陪着我呢?

唐寅:谁共我,醉明月?老辛写得好哇。

辛弃疾:其实我还写了别的,挺能解决谁会一直陪着你这个问题的。

唐寅:我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…..

辛弃疾:老我山中谁来伴,须信穷愁有脚。

无论你年轻还是年老,在京华还是在山中,穷,是会追随你一生的,永远不会背弃[拜拜]

辛弃疾:你看,只有穷是一种高贵的气质,它不仅执着,而且还有脚,能行千里不停歇,有它一直陪着你,你是不是就不那么孤独了呢?

唐寅: ….

杜甫:……

罗隐: ….

罗隐:那你为毛还写谁共我,醉明月啊!
辛弃疾:因为我不穷啊。

罗隐: ….

辛弃疾:唉,所以我还是这么的孤独,只有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。

我,穷逼,不配孤独

房昊曰天

优秀!

说点什么
说点什么吧!!
头像          
支持Markdown语法
好耶,沙发还空着ヾ(≧▽≦*)o
Loading...